00

拨开迷雾,面前是一片黑色的世界。

这绝对的黑暗不是那种闭上眼睛什么都看不见的黑,而是什么都没有的虚无。是“没有”,而不是“黑色”。

01

面前的电视,播放的影片名叫《极度深寒》,是个恐怖片。年月已久,我只记得当时的我特别特别小。父亲为了渲染气氛,关了屋里的灯。我缩在角落,不敢面对电视里的影像。父母完全被我吸引了,“你看孩子吓成这样哎”。我缩在角落发抖,父亲冲我招手,“没事,都是假的,过来看”。

可能我当时真的觉得那些妖魔鬼怪和父母是一个样子的。

有一个爱看恐怖片的父亲,就导致了我这么大了,依然对黑暗充满恐惧。初中高中时不敢走夜路,走到家前面的大马路就打电话喊爸妈来接,接我回去的路上就对我一遍又一遍地说,“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第一遍讲的时候还会跟我说,什么叫“世间本无事”,就是世界上根本没有鬼神,都是“庸人”“自扰之”。

是啊,道理我全都懂,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去害怕那无尽的黑暗。这是来自人内心本质的恐惧感。

“如果生了孩子不是为了玩,那将毫无用处。”我一直觉得能说出这句话的人,内心都够变态的。用玩孩子来获得开心的人,永远不知道哪件事会成为孩子的童年阴影。那阴影在二十多年后终将出现在孩子的梦里,成为梦魇。

02

我妈让我去洗澡,我不想去。我妈飞身过来要抓我,我躲到了床的角落。一番交流之后发现我确实没有想动摇的意思,我妈只好松了口,跟我说,你下来吧,我不逼你去洗澡了。

在我的腿刚到她可及范围的时候,又是一个飞扑。手指刮到了腿,但却没抓住。临时的反应让我妈咬紧双手,用指甲刺到了大腿里。三四条血沟,留在了大约13岁的我的一条腿上。随后我妈变得歇斯底里,完全不是之前和我好言相劝的样子。飞身上床把我拖了下来,按在床边就扒下裤子,对着屁股扇了几下发现不解气,转而用拇指和食指拧。

那次有没有因为被打了而去洗澡我倒是早就忘了,挨了这顿打让我记到现在。记忆中这是被家暴的开始。那个时代哪有“家暴”这样的词语,似乎一些没法用词语来形容的事情,做出来就无可厚非。因为没办法来指责,就变成了合理的。

那次之后我去奶奶那边睡了半个月。半个月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事情就被化解了,又变成了和谐的家庭。我是觉得,家暴这种事情是一个家的环境属性,一旦出现第一次,就证明家庭环境属性中一直存在这类事情,只是之前的岁月里一直没有暴露出来。一旦跨越了那个台阶,一切就有如洪水般泛滥开来。

03

大约在8岁,一次普通的傍晚,吃完饭,大约7点半的样子。

我妈问我,要是我和你爸离婚,你跟谁。

我楞了几秒,说,我谁都不跟,你俩不用管我。

他们俩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一直到高中毕业后,一次过年回姥姥家,喝醉酒的爸搂着我妈和我说,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就是你们俩,别的我啥都没有。

我知道我爸是爱我妈的,也是爱我的。

特别讨厌一些家长有时候会说,要不是当初如何如何我们生了你如何如何。对此我的态度一直都是,你们要是这样想,不如当初就没生我。以至于到现在我对未来生育后代的问题上都十分谨慎,在自己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时候,是不可能让自己的下一代到来的。我不想让父辈继承给我的荒唐无知我原封不动地再继承给下一代。孩子是本就该来世界上的天使,他借父母身体而来,但一定不是因父母而来。

04

更小的时候,爷爷爱喝酒。爷爷很有钱,小镇上混得又很好,所以有很多狐朋狗友。爷爷很爱我,每次喝完酒回来都会抱着我一顿亲。胡茬子扎我的感觉是此类感觉的人生首例,应当此生难忘。

更多的记忆是,奶奶抱着我,一面保护着我,一面和醉酒归来的爷爷理论。谩骂声,吵闹声响彻整个小屋。那时我太小了,记不起爸妈干什么去了。记忆中,爷爷奶奶吵过架,打过架,最吓人的一次爷爷去厨房拿着菜刀冲了进来。

写不下去了,下次继续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