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从没见过沙漠下暴雨,我连沙漠都没有见过,甚至都没读完《撒哈拉的故事》。我见过城市下暴雨,也见过城市下大雾。这城市很大,人很小。

这个旅途走到这里,仿佛经过了倒数第二个里程点。之前的人生被学业切割成了四段:小学6年,初中3年,高中3年,大学4年。到了现在,余下的时间,不知道有多少年。最让我恐惧的是,不知道如何去分割这段日子。

设想如果人生的某一个阶段,它的长度会几乎等同于余下的全部人生,那么剩下的日子会不会全是恐慌?

第一段是在宣扬我的“人生大坨时间论”。

2

在成长的路上,我发现越长大越恐慌。那么这份恐慌来自哪里?

在这条路上走,在起点上时,我们无忧无虑,甚至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成长的起点应该就是婴儿时期。后来渐渐长大,发现一些简单的东西就会让我们过得快乐。玩四驱车悠悠球,或者是傍晚5点跑回家看上一集动画片,这都是快乐。

随着时光轴推移,我们开始越来也难获得快乐,在路的终点——当然不会有终点,终点就是眼下——我们几乎在生活上很难收获快乐。

我发现,未来未知的因素越来越少了。

小的时候,未来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谁也不会去想。在长大的过程中,大家开始试着安排未来的发展,试着掌控自己的未来。谁成想,掌控好了未来,却被恐慌包围了。

就像现在这个年龄,谁有把握说十年后自己肯定没结婚,还能像孩子一样开心地玩耍呢。我也想在英雄联盟S18的时候喊中国牛逼啊。

这段宣扬的是我的“未知程度与恐慌程度成反比”理论。

3

如果想要解决这种恐慌,应该怎样做呢?你可能需要做很大的舍弃。第一个要舍弃的就是,企图掌控未来的习惯。

在一无所知的时候,人会想让自己获得更多的信息。信息越多,能知道的事情就越多。信息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反而会因此得到烦恼。

在克苏鲁神话中,将上述的“信息”替换成“眼睛”“灵视”或“知识”。人总是试图获得更多的知识来与神获得同步,然而得到超多知识的人反而会精神错乱狂暴致死。

这段是在表达我信仰的“灵视”体系。

4

我发现自己逐渐失去了社交能力,甚至可以一天里一句话都不说,也能保持精神正常。在漫长的普通生活中,我发现保持思考比保持叨叨叨有用太多了。

会说话的人很多,能把事想明白的人很少。

与失去社交能力同时获得的能力就是,根本不去想要不要找对象的问题。现在的我,只想保持正常的生活节奏,做开心的事,按照自己想的去过日子,就足够了。

然而,就算是这么简单的要求,都很难。
生活真的很不容易啊。

在生活中,真正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适应生活,别跟自己较劲,跟自己好好相处。

这段则是结合“未知xxx论”来表达“生活不容易论”。

5

生活最后的理想状态是什么呢?我在挣扎中最终将问题推向了这个问题。当我思考明白了这个问题,我想一切问题也都迎刃而解了。

我怀念在大学时候,几个志同道合的人能聚集在一个小屋里,讨论喜欢的事,然后去做喜欢做的事。大家团结起来,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之前我们管这叫“创业”。出来了之后,发现那就是过家家。

但是这家家过得很开心啊,它带着真正的书生气,很正经又很纯真很幼稚。做一件事的时候大家是真的很单纯地用心去做,而不去关注什么商业效果或是盈利。

越是单纯,越是不容易成功嘛。这种生活也不是长存的,于是我就提前退休了。看来理想的状态并不是这个样子,于是生活失去了平衡性,必然就会崩塌。于是我辞职,搬回寝室住,还跟女朋友分手了。“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地离开”,做了这么多,也作了这么多,就是想跟过去划清界限,来一次正式的告别。

告别了大学时代,我继续寻找理想的生活方式。我试图找到让自己认真做事的状态,于是我换城市,我带着毕业之后家里给的最后一笔钱,自己跑到了杭州,一个离家几千公里的地方。然而跟过去告别,没有操作得完美。然后为了彻底跟过去告别,我又回到了大连。新的工作也不太熟心,于是又换工作。

我一直试图在工作和生活两个方面寻求满足,我一定要一个自己喜欢的生活节奏。至此我发现,没有可能是生活向某一个人妥协的。生活就在那里,你爱过不过。大家都是如此,你不过你就别生活了。

在毕业后的第三份工作里,我每天跟鹅厂员工同台竞技,认识了深圳的和上海的腾讯的同事,还成功地追赶上了初中开始就一直在追赶的友人Sliver。具体“追赶上”的判定方法就是,我在企业微信上可以搜到他了。我开始习惯加班,也在加班到十点半的头痛欲裂中坚持过来了,也成功打车回到了家。虽然最后昏倒在了自己的床上,也可以判定为自己成功了。这个成功会导致的后果就是,我在未来可能会妥协让自己进行更高强度的加班。

目前最理想的生活状态,应该就是接受自己。不管之前多么挣扎,我想要在毕业以后变成多么厉害的一个人,在毕业的那个钟声敲响之后,一切都成了定数。如果目前平凡,我就必须接受自己的平凡。

可能在与世界和解的路上,我先要与自己和解了吧。用“未来恐慌”言论来判定,我应该已经预料到自己终将和一切和解,包括这世界。这个期限,也就是取决于我还能折腾多久吧。

我会一直年轻的。我还能在这种半夜的时刻,试图用这种方式和自己对话,就证明我还没有变老。

最后这段,并没有宣扬什么奇怪的言论。这是我没有说话的时间里自己思考出来的。这让我很庆幸,给自己一个这样的生活环境,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思考。

6

其实说到最后,人生的真谛应该就是“自由”。因为能做到“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种程度,太难了。

我到底想要什么,我觉得不急着思考。我刚毕业,有着比同龄人高的工资,有着稳定一些的生活,还有安静的思考环境。我甚至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比如在夜晚23点出发去星海,或者是4点出发去星海看日出。

我甚至有更大胆的想法,比如我想去看冬天的西湖。自由真好。

12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