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怎么了呢?
一定是我出现问题了。

遇到问题时我总是理性分析,试图先把问题加在自己的名下,分析其合理性。如果不合理,我还会试图让自己认为它合理。如果这种情况下我自己还无法接受它的合理性的话,我才能认定这不是我的问题。

所以我愿意接受世界上90%不合理的问题。

似乎从我开始接触人群开始,就对世界充满各种质疑,于是我一直认为自己在感受这个世界。这个现在进行时,一直持续了二十多年。

我出生于一个和睦的家庭,让我一度觉得,只要是能坐在一起的人,不管他们认识不认识,是都可以说上话的。在我7岁那年上学,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原来不是像我想象的那样温暖。我跟不认识的同学说话,他们觉得我很奇怪。那时候我就懂了,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会像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小伙伴那样喜欢和我一起玩。

这个经历应该是我第一次与这个世界发生碰撞。

上学时我一直是一个特别认真的人。在认真的过程中,我渐渐发现,大家好像不太认可认真的人。我读课文声音最大,就会有人转过来看我,甚至有人偷笑。后来我发现了,读课文应该跟着人群的音调起起落落,才不会被人发现。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与世界和解的过程。

但并不是每次都和解成功。小学一年级,第一次期末考试,我就没法和其他人和解了。我考了好几个一百分。这瞬间让我成了班上的怪物。搭配我平时不爱说话的性格,让我的身边仿佛出现了一个半径表达的保护罩,大家都不会轻易接近我。

从此我就被世界孤立了。

可能从那开始我就妥协了,我试着打破一切我对世界的认知,重新认识所有事物。但我好像一直没有和集体相处得很好,我当怪物一直就当到了大概初中的时间。

后来渐渐地开始自己有了一些塑造性格的意识,于是开始让自己想要坚持一些本心上的东西。我决定要坚持的第一件事就是,我自己心中的正义。人可以不严肃,遇到事情都一笑而过,但是该认真的事情,一件也不能当成玩笑。

真当成玩笑的时候,说明我不想谈这件事。当然这个道理是我很久之后的后来才知道的。

我坚持考试不作弊。喜欢女生要坚持下去。跟朋友要忠心而且有求尽量应。

最正直的那个,往往都是出头鸟。最先被迫跟世界和解的,是考试不作弊。当时学校流行考试时记答案,出考场之后对答案。记答案的纸就会被一些想要抄的人觊觎。我后来就不记答案了,于是就被孤立了。

其实集体是一个很奇妙的地方。大家都在笑的时候,不笑的人会被理解成高冷或者是性格不好。大家都在做坏事的时候,那个唯一的好人就会被人群孤立。

我不抽烟。在长胖之前也不喝酒。长胖了之后也不喜欢喝酒。

往往会有人“给我面子”,给我一个与其喝酒的机会。我往往都拒绝了这个面子,并且破坏了气氛。我不相信喝酒就是给面子了,这就好像一些社会老铁,不喝他的酒就好像没有了排面。

让我不喝不行就是让我没有排面,让我没有排面还是什么朋友。不是朋友不给面子也罢,喝你🐴。

喝酒这种事,我应该是选择遵从本心。有生之年第一次喝多,给了大学毕业的散伙饭。从那之前和从那之后,我也没见过值得我去起开一瓶酒一口全喝下去的人。

一个活在东北的蒙古人,喝酒没什么的。没有原因,为了喝酒而喝,或者是喝了不情愿的酒,才是很大的问题。

抽烟的问题,我与它最大和解应该就是我能正面面对烟味了。当尝试抽烟却沾了一手烟味的时候,我还是用香皂洗了好久。

在这之前我保持着写东西的习惯。我从来不称自己是在“写作”。因为“作”这个字代表的是创造,我只是记录一些事情,谈不到这么伟大。我想让过去的事情在自己生命的经验条上能多提供一些经验值,所以我想让自己变成一个时间轴。过去的事情,就算不重要了,也应该留下轨迹。不然一生三万多天,又互相有什么区别呢。

我始终没有让自己试着融入自己不喜欢的集体。比如大学的学生会,还有现在一切所谓的年轻人的娱乐方式。我不喜欢喝酒,不蹦迪,不刷抖音,不会唱最流行的歌,最不会学猫叫。

我听周杰伦,看知乎和微博,我也在和世界交流并观察这个世界。我试图让这个世界看上去更美好,于是我学习着让自己带着美好的滤镜去观察这个世界。

但我慢慢发现,不正经的趋势正在开始攻占这个世界,让认真做事的人开始变得无所适从。

周杰伦2016的新专辑,其他几首歌都是融入各种音乐元素,在玩音乐上做出了新高度。然后只有告白气球火了起来。因为告白气球可以撩妹,抖音有人听着告白气球跳舞。抖音还把林俊杰的醉赤壁挖了出来,“确认过眼神我遇上xxx”还成了一个段子的句式。

国产游戏厂商纷纷解散,开发者们四散而逃。谁能想到在红白机的时代,中文游戏是有一席之地的。现在游戏圈的局面是,圈钱网游当道,3A大作被挡在墙外,玩PS4和switch会被酸“有钱”“能充多少皮肤”,要是你玩个超级马里奥因为想起了童年热泪盈眶,可能会上热搜。

正经的东西被挂上了“矫情”“假正经”等一些头衔,不正经的东西因为可以让大家获得共鸣而喧宾夺主。

十年前还是有勇气对女生说,我喜欢你,就算你不答应你,我也会追求你,直到你让我死心。试想放在现在,这段话会被评价成“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如果你在人前说,我打算30岁以后才结婚,大家可能会觉得你想成熟了之后再稳定,有远见。你说想趁年轻多玩一玩,大家会觉得你对自己的人生很有规划。你说就算现在我遇到了真的喜欢的人,我也不会跟她好好处对象,也就是玩一玩,大家会觉得你好洒脱,拿的起放的下。如果有人质疑你会不会良心不安,只要说“反正她们也都没认真”就可以了。

这个世界怎么了……

仿佛现在如果喜欢一个女生,我说我喜欢你,对方马上就会笑出来,并说,你连抖音梗都接不上,怪不得这么土,这年头哪有人嘴说爱就是爱。

嘴说爱都不算数了,我等写信的人,仿佛是活该舔到最后一无所有了。

嘴上说着与世界和解,但好像我从来都认得清世界的bug,并且从来没有和解过,当然以后也不会和解。

时间让我渐渐发现,我坚持的一些东西都是对的。当年因为我太过正经而拒绝了我的女生,她亲手选择的男朋友去杀猪了,眼睁睁看着我靠着一手电脑混了她三四倍的工资,还不知道为啥。

我当时选择不会作弊,直接导致了高考我到了班上第三名。那些以作弊为荣的同学,再也没有机会开导我加入他们了。

我选择不喝酒,也没有少了哪些朋友,也没耽误任何大事。酒精没有损害过我的大脑,让我能进行一些高强度的思考和计算。

我读书,写东西,有时候还摄影,并且自己画东西。当怪物的时候我还改歌词,甚至妄想自己写歌。被酸过,被嘲笑过,不过时间证明我确实从中获益了。在做主持或演讲时,我经常引用《滕王阁序》的内容,台下也是有人能听得懂“时维九月,序属三秋”的。可见我并不孤单。

世界上总有认真的人,他们混在这个充满荒诞和玩笑的世界。大家都在娱乐至死,只有认真的人才能感受到这世界的美妙。所以我相信用真心对待每个人,甚至是认真谈情说爱,认真写情书,总有人会买我的账的。

第一行的“与世界和解”,是自带问号的。我从未与谁和解,也不想随大流。我知道自己是什么,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就是稀有的,所以合拍的人一定也不知道在世界哪里和我一样在做着怪物。

与世界和解的过程中,我选择把自己封存起来。所以和解,不存在的。

11月19日
201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