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我被一张录取通知书召唤到了大连工业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成为了一名大学生。

还记得人生的大学第一课。那天是周一,早上1 2节没有课,3 4节是计算机系统基础。上课铃响了,聂老师拎着蓝色的布袋子走进了教室。计算机基础,就是我大学的基础。

大一整体都很轻松,也正好让我体会到了精彩的大学生活。9月军训,10月当班长,11月进研究所,12月和班里同学一起过圣诞节,1月全班在群里跨年,2月放寒假。

除了高数很难,别的都很简单。然后我挂了高数。

对整个大一的印象,大概都在这幅图里了。

大汗淋漓的军训,每天都要爬的东山。开始上晚自习了之后,每天都能在东山顶上看夕阳,和俊楠在山顶犯傻。我拍夕阳,他就跑到前面去抢镜头。

到了大一下学期,大学时光里的第一个春暖花开到来了。我在3月收获了一份感情,还收获了认识实习。那天我正在床上睡觉,隐约觉得是下午五点多,天刚黑下来,我接到了梁策学长的电话,说要我联系一下晓红老师。联系过老师之后马上把认识实习的事情安排给了同学们,大二上学期的生活就开始了。

认识实习之后,又去领新书。全班每人两本电工书,我把老杨骗到了综合楼和我一起把书分成男生和女生的,并搬回了东山。而女生的那一半,大倩一个人就搞定了。事后老杨还在群里发,嘤嘤嘤,我被班长抓来当苦力。

后来真的春暖花开了,我买了一本C++的书,谭浩强老师的,跟C语言那本教材是同款皮肤。当年中通快递还在俱乐部,一天晚自习的时间,六点多,天还没黑,我和小冯一起去取快递,路上扯了很多程序员的蛋,然而我是渣渣,一句都听不懂。

那个夏天是真的美,可能是我这辈子最美的夏天了。

那半年在研究所的收获也是很大的。第一周发表《使用Construct 2与简单网页游戏的制作》,第二周《从C到C++》,第三周《MFC简介与Windows程序设计基础》,第四周《C# 更简便的面向对象程序设计》,第五周《C#:C语言学习助手》,第六周《Windows编年史》。没有达到目标中的发表10次,着实有点遗憾。

那年暑假是我第一次追综艺,追的是中国好声音。杨宝心的火山嗓很强,徐林的编曲很强,陈梓童的Rap很强,周董总是被鸽,后来谁第一我也想不起来了。好声音的歌曲我还是觉得陈乐基的月半小夜曲和张婧懿的斑马斑马比较好听。

然后时光就到了大二上。晋升成为了学长,终于站到学长的位置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在比自己年轻的人的身上总能找到自己的缩影,比如15级的一个学弟,当时大家都以为他是鬼才,后来走歪了路。自己的缩影很多,后来渐渐明白了,自己只有一个,谁也不是另一个谁。

2015年的十一假期,我闭关7天,写出了《C语言入门代码书》。就算后来有计划改写一版,我的第一版至今也没人超越。在研究所的mos小组传唱至今。这也是我大学四年以来比较引以为傲的作品,它让我的名字在mos能被传唱很久很久。

同样的十月,正在我为学弟学妹们讲C语言课的时候,我带着班里的两个浙江妹子参加了优良学风班的答辩。结果很惨,计算机4个班参加两个,我们落选了。

冬天来了,我和蓝色外星熊行走在学校的各个角落。那年冬天的天是超级清澈的,iphone 5s的相机是更加清澈的。

天气好了之后,冬天就来了。天寒地冻。复习数电和离散。考离散的时间是下午5点。我在综合楼复习了一天,临考试睡着了。被闹钟惊醒,然后特别愣地走到了考场,发卷了就开始写。写完直接交卷,头都没回。

后来成绩好像还不低。

然后在12月的圣诞节,在研究所呆了一年的我,从年会的演员变成了年会的后台工作人员。在大益茶的小房间里,一台电脑一个调音台,没有彩排。对别人来说还有排练,我就是现场直播。

虽然过程中出现了几个小意外,但是整体效果很棒。最后在散场之前,主持人大熙哥说,感谢到场的各位老师和各位同学,也同时感谢在后台默默付出的温宇彤同学。念到我名字的时候正是整句话情绪最高的点。在满天彩色条条的大益茶,我瞬间打开记事本,打下了“谢谢大家”四个字,拖到了大屏幕上。

回想大一在研究所的一年,是最充实的一年。2014年会、2015年电信日,2015年的周年庆,2015年会。我永远都忘不了那年的517佳哥拉着我在综合楼五楼做视频做到12点,然后教我A120那个屋的窗户,就算大爷锁楼了也可以跳出去。我也永远不会忘了凌晨12点的学校后山。

一年的付出与收获,总结成:

然后时间就来到了大二的下学期,大二下学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那年的电信日,我为研究所捡回来一只小熊猫(@壶酱)。

那一学期我们只有三门课要考试。到了期末的时候,我们已经考完了除了英语之外的其他课。这期间大家要放空一周。然后我们就全班去聚会了。

聚会在海边青旅。海边踩水+傍晚烧烤。那天正赶上俊杰过生日,俊杰三人组的另外两个妹子准备了礼物。从老板那里接过了腌制好的肉,大家一起串串。大个个谷浩然啊担任了烤串总监,养活了全班人。

然后,那天可能是我记忆中标哥最帅的一天。天色黑了之后,标哥弹琴,全班在一起唱歌。我在干嘛?我在背对着桌子感受着这一切。我在想,当这个班长,我真他妈值了。我能吹一辈子。

大二华丽谢幕。在谢幕之前,我在研究所用一周时间偷学了php,赶在需要填写假期去向统计表的时候,我搞了一个在线填写的假期去向统计表出来。导员助推,全院帮我一起测试。这可能是我人生第一次作为一个独立开发者,项目上线的经历了。

那个暑假特别热,我8月5日回了大连,赶上了大连最热的日子。我打印了Thinkphp开发文档,借了晓扬的自行车,还买了一直用到现在的松人显示器。我白天在寝室跟标哥睡到中午,下午在寝室抠tp,晚上出去骑自行车。我那时候才知道,坐公交到火车站需要1小时需要花34块钱,骑自行车也是1小时。

8月中旬,开学之前我进了大学印象项目组。参加迎新晚会。两年之后,大三的我,居然在迎新晚会的这个场合,从观众席移步到了工作人员区。

我的第一个上线项目是“约同行”。由于前段for循环错了变量,导致同一个聊天室里不是同一辆车的人。我的第一个上线项目就下线了。

我在大三上学期报名成为了助理班导师,可能我是史上第一个挂着科的助理班导师。我带的班级是计算机161班,比我小两届,亲学弟学妹,整整31个我的缩影。

从填写入学登记表,到篮球赛,对这帮孩子,我真的是太喜欢了。

还记得篮球赛半决赛结束之后,乐乐老铁和我一起坐在篮球场的篮球架子底下。那天我本来应该是web实验,和娜姐请了假,去喊加油。乐乐老铁问我,我能陪他们到啥时候,我说顶多就是你们大三我毕业呗。乐乐一听就贼委屈,我也很委屈。

大三当助理班导师的经历,应该就是我班长经历的续集。那一学期的web课全睡觉了,因为web课都是1 2节。带孩子需要6点起床,所以一直对刘娜老师的这门课很过意不去。于是期末考了个96分回报老师。

老师帮我把分数压了下来,让我不要飘。

期末从13周开始,一直到放假之前,考完了13门课。接下来就是寒假了。我要度过人生第一个需要加班的寒假,那就是与大学印象在一起的第一个寒假。

寒假赶上了第六版重构。第六版的代码是很重要的一版,一直到现在,第六版也是在线上运行的主要版本。我负责重构周边小功能,顺带在注释里写写文章。

在那个寒假,我跟老蒋和狗袋住到了一起。我还记得咸鱼老蒋买了一个和他一样咸鱼的窗帘。

期末全过了,但还是没到20名以内,也没有奖学金。奖学金的事情我一直耿耿于怀。我们专业规定前20名有奖学金,但我的成绩一直在20到30名之间晃动,就算我特别努力,也只到达过22名。更惨的是我楠哥,之前欠学分29分,全补回来了,也没拿到学习进步奖。我觉得这东西是bug。

没有奖学金,但是我妈比较爱我,给我发了200块钱的红包,表示这是奖学金,要我继续努力。

在家过完了正月十五,回到学校继续肝新版大学印象。由于假期在家没干什么事情,所以那个月的工资只有200。在后来的开发进度来看,就算我把任务全部完成了,也一个上线的都没有。我记得当时做的功能是“栏目”,是文章系统下的分类功能。

跟老黄狗袋老蒋去汗蒸,交流了很多人生经验。老蒋那怀疑人生的表情,忘不掉的。

然后就又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生化危机迎来了结局。2010年的《来生》,2012年的《惩罚》,我都没有贡献电影票,终于在2017年,我终于为《终章》贡献了电影票。追生化危机的9年,2008~2017,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大三下学期就这样到来了。大三下学期,我最庆幸的事情,是遇到了任老师。那个给我们上oracle课的老师,传说中特别严格,下课会在厕所抓抽烟的任老师。记得一次课上,他说scott的默认密码是tiger,然后任老师将手放在腰间作跑步状,身体扭了两下,问我们“Do you know tiger?”,于是我就一直叫任老师为tiger老师。

其实毕业之前也一直想叫任老师一次tiger老师的,又没敢。因为老师一直教导我们,跟上司或者长辈要有距离感,不能用奇怪的方式来套近乎。

大学期间有那么几位老师是我十分尊敬与敬佩的老师。首先是前文提到的聂老师,聂老师提倡上课不用举手,听老师讲课觉得哪不对,站起来直接就可以说,要是情绪很激动,甚至可以和老师拍桌子。后来证实了,没人能跟聂老师拍桌子切磋一下。

大二的时候,粉的是徐鹏春老师。徐大爷大高个,被学校返聘回来教我们概率。有一次他在课上喊道,为了印刷作业本,多少森林被生灵涂炭。所有写作业不写反面的,全都不及格,环保意识不及格。

到了大三,直接粉上了tiger老师。

天气稍微热了一些,我染了一个奶奶灰的头发。染完就有点担心,在想上任老师的课会不会被当成焦点。染头发之后的第一节oracle课,我戴着帽子缩在角落,老师在我旁边走过,没理我。正当我舒了一口气的时候,老师突然回头瞅了我半天,又走了。

后来在实验课上,任老师走到我前面一排,隔着显示器跟我说,头发这东西,年轻的时候弄一次两次就行了,对头发不好。

当时我的黄毛大概是这个样子:

后来九月份,白毛已经掉色成黄毛了,我直接剃成了板寸。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折腾过头发。

六月份的时候,13级学长的毕业典礼那天,我出去体验到了租房子,签了人生第一份合同。后来因为合租的室友素质极差,终止了校外住宿的违法生活。那半年,极大的增长了我的厨艺。

大三就这样过去了。

大四很快就来了,我在大四刚开始的时候投了几份简历,大致了解了一下自己的半斤八两。游侠科技的娘娘腔陈哥,给我开出了3000块的实习薪资,让我“明天来上班”。我拒绝了游侠,拒绝了大连腾讯无线,回到了大学印象,开了第七版代码,搭建自己的架构。

技术突飞猛进的第二个阶段到来了。那个冬天,我优化tp的restcontroller,搞出来自己的controller作为后端的唯一入口。学前端,搞大学印象后台管理系统。学微信开发,搞公众号。学小程序,做小程序。

大学印象是我的起点,也是我大学的终点。

大四到了。在校园里的时光,这是第四个秋天。春去秋至,每年都在上演。但是在校园里,总也上演不够。第四个秋天课很少,总共就8节课。上《计算方法》。刘燕老师放了很多水,没想留我们大四再上课。

后来是实训,我找公司盖了章,拿大学印象后台管理系统交了作业。

冬天来了,我与switch为伴。寒假很快就到了,也很快就过年了。没在家过正月十五,在大连的路边看了烟花。

大四下来了。传说中的2018年,说来就来。这个2018年,是我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计算到了,然后记在心里。以为永远不会到,总是想着“我还很小,2018年可远了”,然后和小伙伴尽情地在田间奔跑,和初中小伙伴尽情地骑自行车飞驰在家乡的街道上,和高中小伙伴忘情地奋战在网吧的召唤师峡谷中。谁知正当我和大学同学玩得正嗨,想着这班长当着真他妈爽的时候,2018年就这么到了。

大四下学期没有课。在大四上学期的时候,我才算真正意义上补完了所有的学分。大一下学期挂了三门课,让我补了整个大学。大四终于没有课了,但我有校外实习和毕业设计。

校外实习我选择了大学印象,工作内容是开发微信端。我还顺带解决了班上其他几位同学的实习证明,他们的工作内容也是开发微信端。

毕业设计我没有使用大学印象的特权,就算是第七版完全由我开启,我也不想使用大学印象的便利。我的想法是,大学只有一次,这个毕设是我给自己的交待。

我的毕设题目是《基于微信小程序的旅行见闻分享社区》。社区式的社交一直是我想要做的东西,就算是大学印象转型成以即时通讯为主,我心中的大学印象还是当年那个只有一个工大朋友圈的timeline的app。我的毕设,我想把具有共同爱好的人们聚集起来。

毕设很顺利,从开题到中期,一直到毕设答辩,都是一帆风顺。任老师帮了我太多。最后的结果是,答辩组的前7名,我们毕设组占6个。任老师成就了我们所有人。

随后就到了毕业季。在5月15日,中期答辩之后,我选择了退出大学印象。

我想和我的同学们在一起。

我做了两年的大学印象,那不是我的大学印象。我的大学印象,就是我的同学们。退出之后,先是回家当了一周的缩头乌龟,把毕设的程序开发完。随后回学校,在寝室肝完了论文。

毕业季的事情好多啊,有好多表都要填。东山离8舍太远了,每天都要走两趟。后山的无影坡还邪性了,终于我中暑了。

毕业聚会,喝了很多酒,而且人生第一次体会到越喝越来劲是什么感觉。四年结束了,学生时代也结束了。那天喝到最后我哭了,听俊楠说我那天矫情炸了,哭了三回。我是忘了那天都发生什么了,我就记得我舍不得。

视频

后来酒醒了,大家就散了。我躺在寝室,一个一个地把人都送走。最后一份离校通知单被领走,我代同学领到了三证。作为班长,最后一件事情是将三个证寄往乌鲁木齐。

大学再见。

再见,我的dlpu。

宇彤历24年3月19日,离开了学校,开始了新的修炼。

现在,我在杭州。缩在空调下瑟瑟发抖。这城市很大,大到很难踩出脚印。如果人的一生就停留在大学毕业该多好,那样的话一辈子都是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