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7日大约下午3点,我缓缓地盖上笔帽。清脆的声音回响在整个考场,大概也就持续了几微秒。高考结束了,属于我的中学时代结束了。如果有那么一本书,我想在那个时间点记录上这么一笔:温宇彤结束了中学时代,宇彤历进入了新的篇章。

出考场的时候下雨了,毛毛雨。这导致我晚上约的朋友失约了。我默默回家,简单吃了饭。吃饭时我妈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放心。其实我心里算得很明白,我会高处二本线很多,但是到不了一本线。

6月末,到了查分数的日子。我没怕什么,直接打通了查分电话。

“你好,这里是辽宁招生考试官方查询热线。”,电话里电子音跟我客套着,并告诉我滴声后计费。计费后还客套着,我明知道是在套我的钱,但我特别安静。那时应该是我这一生中最镇定的时刻了。因为我那时就知道,这可能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守着电话查分了。

那年,二本线450,一本线530。我496分。这个成绩,在我班上第三名。那些在模拟考试中,甚至是五模——高考前最后一次模拟考试——都在作弊的人,最终也没能在高考中和之前一样考到我前面。高二结束时只有200多分的我,在班上被当成那种该放弃的选手的我,最后踩过无数个开挂的对手,完成逆袭。这一切,包括高考的结果,和我预想的丝毫不差。

听电话那头的电子音说完,我安静地挂断电话。挂断电话的动作缓缓地,特别郑重,仿佛挂断这通电话后,我之后的人生就跟之前划清界限。我再也不用和一锅臭鱼在一起了,我再也不用忍受那种学个习还要受尽冷嘲热讽的环境了。

然后,电话被我挂断了。

告诉了家人成绩,开始准备报志愿。志愿被我全部投到了大连,这个沿海城市。从小在省内最小的镇子里长大的我,对海充满了无限的向往。我一直坚信,一个人的思想水平,跟他是否对未知的事物充满绝对的好奇,有着绝对的关联。早在高二结束,决定开始逆袭的时候起,我就决定,大学四年,一定要与海同行。

大连,信息技术相关专业。目标就这么简单。总共7个志愿,2个拿来碰运气,3个拿来靠谱,2个拿来兜住自己。这么一来肯定漏不下我。最后我被第三个志愿录取,来到了现在这里。

大学开学的第一天,天气很热。刚进学校,通知书被一位学姐收走,然后被另外一个漂亮的学姐带上了东山。山路上,同行的是我的一个室友。那时的我们绝对都想不到,眼前的这个人会和自己度过一大部分的大学时光。

后来进了寝室,收拾好了之后就把爸妈打发走了。下午的教官见面会,吃了教官的下马威。教官告诉我们,不管你们在高中如何,高考中如何,到了大学,你们什么都不是,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我什么都不是。
于是我开始让自己什么都是。

我主动替连长带过队,参加过第一方块队。跟周围人混的最熟,训练之外的时间我最嗨。

军训结束了,我所在的六营获得了最高荣耀。

大学生活开始了。

“同学们好,这是你们大学的第一节课。”,聂老师放下手中的蓝色袋子,拿出教材,慢慢的开始讲课。我坐在中间的一排,摩挲着手中的桌面,大学就这么开始了。

由此往复,四年。

今天的我,甚至不敢去翻看大一同学的朋友圈。那些开心的事,喜欢的人,怎么看都像昨天的自己。

可是有什么用呢?我要毕业了。

换种说法,每次出入学校,都会想,这可能是我为数不多的几次,以学生身份出入学校了。

剩下的日子越来越少了。

我打算在这些记忆还没有完全消退,以我自己的方式把他们留下来。文字虽然不能与日月共存,但一定会比我存在得更久。

《毕业前》1

1月27日

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