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2018年来了。

就像四年前,我怀着满满的期望来到了大学,然后念叨着,我是14级的学生,我将在18年毕业。

那时候的18年,看起来那么远,心里想,18年再有两年就2020年了,跟现在都不是一个十年里的了,那一定很远。

于是,日子慢慢过,14年入学,当班长混研究所;15年大二,天南海北的玩,早就忘了大学本来要干啥;16年大三,带孩子,忙着单身忙着找对象,忙着在团队中占据一席之地;17年……17年我找到了想一直照顾她的那种女朋友。在团队中的作用日益稳固,做着自己想做的事,也有了未来的方向。

于是,感觉上很远很远的2018年,就这么来了。

我不会觉得我老了的,我还能折腾个几十年。互联网人不会老,因为我们每天吸收的,就算是雾霾,也是市面上最新的那一口。

还有半年就毕业了,在学校积累的一切光荣都将在那一刻被清零。就像《肖申克的救赎》中,老布出狱的那一瞬间,他的人生全都消散了。体制化就是这么可怕,体制化让一个人完全变成环境的一部分,甚至脱离环境就不能生存。我一定不会这样的,四年来,一切的努力都是以“毕业之后离开学校”作为前提。

大一那年军训,一个教官冲着我们喊,无论你们在高中阶段多么厉害,高考多么辉煌,在这里你们都一样,你们什么都不是。

当然,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是,现在呢?我是,我什么都是。

然后在这里彻夜难眠,等着下一次的清零。

新的一年,应该结算一下去年立下的flag。为此,我还找到了去年写的文章。重新读过之后,显然梦想都没有实现。孔明灯上写的梦想,大概实现了一大半:有钱,自由。

这两个愿望,今年依然。我希望在今年里,我能更多的学习一些新东西来充实自己。希望自己能顺利度过毕业季,顺利变成社会人。

跟我妈说好了,当年送我来,毕业了还要接我回去。

2018.1.1